笔趣阁 > 女生频道 > 尸生子,鬼抬棺 > 番外 后续故事,所有的意难平

碧海之东、归墟之上有仙山,名曰归去。

    山巅,华九难端坐,绿琴横膝,弹奏的正是那曲《月落星沉》。

    身后八剑飞舞;

    身前胡家仙子随风而动,“霓裳羽衣”再现人间。

    对面,香主笑颜如花频频举杯;

    身后......咳咳,陈某人满眼好奇的东张西望,头顶黑锅的大长虫老实巴交的盘在华九难脚边。

    小无心则是依旧乖巧,偶尔羞怯的抬头“偷看”,见没人注意到自己,便悄悄拿出辣条快速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咽下去后继续偷看,继续偷吃,继续羞怯的轻声念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

    等到一曲终了,早就憋不住的陈某人这才讪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弹的真好听,菲儿跳的真好看......香主姑姑喝的真快......”

    香主闻言嘿嘿一笑:“臭小子,知道姑姑喝的快还不快来倒酒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陈某人在长辈面前向来乖巧,立即迈开罗圈腿哈巴哈巴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香主小姑,你喝的这就是轩辕酒啊?咱也没喝过,咱也不知道啥味儿的,嘿嘿!”

    绝圣能女帝见这厮畏首畏尾的姿态,笑的更加开心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想喝酒直接说呗,姑姑还能拦你怎地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可不像老祖宗那般小气。”

    听到香主的话,刚显出一半身形的大汉尴尬了:这时候要是回去,正坐实了自己小气的名声;

    要是不回去继续现身,又不太敢回怼香主......因为人家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“卡住”的时候,幸亏随他而来的姜楚帝没“刹住车”,在后面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汉这才“顺势而为”,略带不好意思的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赶忙起身:“我等拜见老祖宗!”

    大汉轻轻挥手,示意都该干嘛干嘛,无需客气。然后一屁股坐到了香主身边。

    “咳咳,香儿啊,真不是老祖宗我小气,真是这次出门急忘带酒了,先喝点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从小就壮实的姜楚帝倒是没什么反应;

    而从小就聪明的颛顼大帝则赶忙低头。

    以香主的智慧,当然不会当面和大汉较真,闻言笑呵呵的给他斟满酒杯。

    同时似玩笑、似认真的开口:“老祖宗您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事先说好:喝多少都要十倍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大汉闻言顿时傻愣在原地,已经端起来的美酒喝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。

    脸色数变之后,朝着姜楚帝屁股轻轻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闲着没事长这么壮干嘛?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撞了老祖宗我一下,我、我都回家睡觉了!”

    傲娇的姜楚大帝显然没弄明白原因,满脸的迷茫;

    聪明的颛顼大帝则把头压的更低了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是这样,大汉也没打算放过这个从小就聪明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灰家小崽子的名字都想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说,他家上个月可是又生了一百多窝!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笑容是会转移的。

    君不见此时除了颛顼大帝没笑外,其余所有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陈某人一边笑一边小心翼翼的挪到大汉身边,抬起小脏手给对方捏肩膀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老祖宗你可真霸道,真会拿别人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咱必须跟你好好学学!”

    “那啥老祖宗,哪天你能收拾我爹一顿不?他没事总收拾我,我还干不过他!”

    大汉显然十分喜欢陈某人,闻言哈哈大笑:“那必须的!”

    “哦对啦,老祖宗我喜欢你,你跟我回祖地住几年吧!”

    陈某人闻言顿时开心起来:“行啊!只要不用上学让咱干啥都行!”

    在陈某人答应的同时,身在至人祖地的大金人们忽然感到一阵惶恐,似乎随时会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赶忙放下手里的事情,齐刷刷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闭目推演。

    因为坐的太过整齐,以至于震的地面跟着颤抖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都会以为是集体放屁崩的......

    嬉笑之间,姜楚帝轻声问华九难:“小九,那长生的护道人分明是你,为何在最终之战的时候会变成了无面。”

    回答姜楚大帝的不是华九难,而是羞怯的小无心。

    小家伙先是擦干净手上的油脂——辣条黏上的。

    这才双手合十行礼:“南无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慈悲怜悯小僧,担心小僧夭折,于是早就将自己的生命和小僧共享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小僧也是长生的护道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原来如此!”姜楚帝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那一战,无面决定和长生同归于尽时,主动斩断了自己和小九之间的联系,所以小九才会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一战过后,小九又用自己的生命将你拉了回来,所以如今的他才会少年白发。”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,正是如此。哥哥慈悲!”小无心说完,立即羞涩的藏到了华九难身后。

    姜楚帝的问题过后,颛顼大帝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小九,光明天与暗黑天两位......”

    华九难微笑:“族叔放心,各安其职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颛顼大帝深深点头:“那对被天地诅咒的彼岸花呢?”

    听颛顼大帝提起花妖叶妖,华九难轻声叹息:“族叔放心就是,小九也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他们,刘掌柜、徐芳草等尽数各有归处。”

    眼见华九难事无巨细的都安排妥当,以天下为己任的颛顼大帝终于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有无边的威压传来,威压中一令一旗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正是兵主令,兵主旗!

    令、旗盘旋一周后,缓缓落在了华九难的碧琴之上。

    兵主威严、冰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。

    “即日起听梦代吾为这方世界的大执法者,汝当铁面无私,至公无己!”

    “如此才不负至人之名!”

    华九难闻言,犹豫一下还是拿起了兵主令和兵主旗。

    “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......华九难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凡是我身边之人不得再参与人间因果,万事以普通人为本!”

    华九难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清晰的响彻在所有人耳边。

    无论那人此时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万龙山上,常怀远等五大出马仙家主齐齐躬身长拜。

    “我等谨遵小先生之命!”

    同样听到华九难声音的墨皇则是一脸的苦闷,委屈的对着正怒视自己的墨者马名扬问到。

    “老马,你说先生刚才的命令里,包括咱们俩不?”

    马名扬显然懒的理他,只是给了墨皇一个孤傲的背影:“你猜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应许多老朋友邀请,写下上述番外。

    小弟知道寥寥数笔依旧不能让各位老友平心顺意......关于主角等人的后续故事,尽在新书《禁忌之后》中。

    再次祝福各位老友:清风入梦,华盖高悬。

    纵然山高水远,你我不见不散!

    界玉拜上

    癸卯年甲子月庚戌日申时

(https://www.mibaogexs.com/19273_19273983/45995219.html)


1秒记住笔趣阁网:www.mibaoge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mibaoge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