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万相之王 >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神药

草庐内,幽静一片,四处都是药架,其中似乎铺满着各种散发着幽香气息的药材。
李洛与秦漪紧跟在白猿身后,目光四处打量,草庐除了眼前的庭院外,似乎总共有三间屋子,中间是主屋,显得更为宽敞一些,不过这些房屋看上去普普通通,可在那房门,墙壁上,却是流转着奇阵光纹,隐隐间有着极为恐怖的能量波动散发出来。
显然屋子虽简单,但却是重地,有着强大的奇阵保护。
李洛与秦漪紧跟着白猿,而在这么近的距离中,两人隐隐的从白猿身上闻到了一种淡淡的尸臭味,那种味道,有点像之前见过的那些守护精兽。
这发现,令得两人心中各有情绪涌现。
“白猿前辈,此处仅有您一人吗?”秦漪美眸转动,突然轻声问道。
白猿闻言,依旧是那慢吞吞的语调:“原本还有其他人的,后来被调走了,宗门有令,命我留在此处,炼制神药。”
“神药?”秦漪眼波一动。
“白猿前辈,我看那些“本源玄心果”,好像都被摘了进来?难道就是为了炼制那所谓的“神药”?”而此时,李洛也是开口问道。
“嗯,“本源玄心果”是主要材料,每隔一段岁月,待其成熟,便会采摘下来,用以炼药。”白猿点头。
“不知道这所谓“神药”是什么?”秦漪似是好奇的问道。
不过这一次白猿却并没有回答,而是慢悠悠的对着草庐内走去。

秦漪见状也不丧气,反而是玉手抹过空间球,只见得一个酒坛子出现在了其手中,坛口被泥封,隐隐有极为诱人的酒香传出。
白猿脚步顿时一停,回头惊喜的看着秦漪手中的酒坛。
秦漪微笑道:“听闻前辈嗜爱美酒,晚辈特地给您带了一坛。”
一旁的李洛瞧着,忍不住投来惊诧的眼神,这秦漪还真是有备而来,甚至还知晓眼前白猿的喜好,她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这种情报?
白猿猴急的接过酒坛,直接拍碎泥封,将那醇香的酒液大口大口的灌进尖嘴中,满脸的陶醉。
“小姑娘有心了。”解了酒瘾,白猿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下,然后冲着秦漪笑道:“不过嘛,这“神药”可不能告诉你,你权限还不够。”
秦漪绝美脸颊上的笑颜顿时一僵,这看得一旁的李洛顿时暗乐,费尽心机,还是没取到效果。
察觉到李洛幸灾乐祸的眼神,秦漪不由得轻咬银牙的剐了他一眼,我这手持长老令牌的人权限不够,难道你这莫名其妙混进来的人就够了?
李洛感觉自己权限可能是够的,因为先前白猿在说完话后,眼神还瞥了他一下,这令得他心中通透,虽然不知道是“小无相火”还是体内神秘金轮的缘故,他似乎算是获得了无相圣宗的一种相当高级的权限。
这种权限,应该高于长老之位。
不过李洛却不打算帮秦漪来询问那所谓的“神药”,毕竟这种
情报,他可不想让对方知晓,免得到时候被其传回秦天王一脉,反而给他带来麻烦。
一猿二人步入草庐深处,最后在那三间房屋前停了下来。
白猿停下脚步,它扯下一撮猴毛,掌心升起一团火焰,将其熔化,化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印章,然后它将此物递给秦漪,同时指了指一旁第二间的屋子。
“你持我的印章进入那里面取药吧。”
秦漪闻言,美眸顿时闪动起来,这草庐内,显然最重要的宝贝是在前面的主屋中,而第二间侧屋内,即便有宝,档次定然也要低许多。
更何况那所谓的“神药”,应该也不可能放在侧屋内。
辛苦万分来到此处,秦漪显然怀有更大的野心。
于是秦漪连忙说道:“白猿前辈,长老有令,命我前来取走“神药”。”
李洛咬咬牙,这秦漪还真是贪心,竟然还想诓骗这白猿,那“神药”明明是我的!
而就在李洛想着办法,试图想要将秦漪的野心打破时,那白猿却是一瞪眼,道:“哪个长老?竟能说出这么不识好歹的话来,不说神药没练好,就算是好了,那也是他能取走的吗?”
秦漪顿时语塞,这白猿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存在,明明没有辨认出他们的身份,但却又保存着几分灵智,完全不好忽悠。
不过听其言语间的意思,那所谓的神药,并未成功?
“去吧,念在你让我尝了酒味的份上,允许你多取几物。
”白猿挥了挥手,说道。
秦漪无可奈何,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李洛,想要问一下后者如何安排,但最终还是没问出来,因为问了也是无用,她并不能改变白猿的决定,毕竟打也打不过。
罢了,还是先看看这第二间房内有什么宝贝吧。
想到此处,她不再犹豫,果断的转身走向那第二间的侧房。
瞧得她转身而去,白猿则是冲着李洛露出温和至极的笑容,道:“你随我来。”
然后径直就对着主屋而去。
李洛见状则是忍不住的喜笑颜开,看来他的“小无相火”或者说那神秘金轮很有效果,在这位白猿前辈的眼中,他的身份地位,明显要强于那所谓的长老。
他赶紧迈步跟上。
而此时秦漪站在第二间房屋前,她正要推门而入,忽然有所感应的回过头,然后便是见到李洛跟随着白猿,站在了主屋前,而白猿已是亲自动手,为他推开了那有着强大奇阵守护的房门。
李洛,竟然能进主屋!
秦漪呆愣了瞬息,心中情绪激涌,饱满酥胸都是忍不住的深深起伏,即便是她这般素来从容的性格,此时都是忍不住的有点气急。
明明是她拿出来了长老令牌,怎么最后进入主屋的反而是李洛?
白猿说她的长老令牌等级不够,那李洛又是凭什么?
秦漪柳眉紧蹙,这李洛自从进入到灵相洞天后,似乎运道总是极为不错,不论在哪,都仿佛是有莫名之力相助。

是因为当年李太玄,澹台岚从那无相圣宗宗门遗迹中,获得了什么交予他吗?”秦漪心中自语,有所猜测。
毕竟,她手中的长老令牌,也是秦莲当年从那遗迹中所获,而有关草庐的诸多情报,同样由此而来。
秦漪深吸一口气,压抑下心中的思绪,然后玉指扣着白猿给予的印章,触及房门,其上顿时有光纹流转,在微感阻力后,她便是顺利的推开了房门。
有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,秦漪绝美的容颜回归平静,迈步而入。
而主屋之前,当白猿将房门推开,并且率先走入其中时,李洛也是压抑着急促跳动的心脏,面庞保持着从容与优雅,走入主屋。
...
草庐之外,各方势力泾渭分明的盘坐等待。
李天王一脉众人处,怀抱着碧竹青蛇杖盘坐的李灵净突然睁开明眸,她猛的转头看向遥远的后方,在这一瞬间,她感觉到了一股悸动。
仿佛是有什么极为危险与可怕的东西正在接近。
而且隐隐的,她仿佛听见了水流的声音,只不过这水流声,略显粘稠,令人感觉不适。
“灵净堂姐,怎么了?”一旁的李凤仪见到她的神色,连忙问道。
李灵净白净俏丽的脸颊微微变幻,眼神则是流露出一丝阴寒气息,她纤细五指紧握碧竹青蛇杖,道:“有可怕之物正在接近。”
旁边众人闻言,皆是面色大变,而后惊疑不定的看向四周,但却并没有任何的发
现。
李武元谨慎一些,倒也没有忽视李灵净的感应,他腾空而起,看向远处,然后面色便是陡然一白,骇然道:“那是什么?”
在他的视野中,只见得远处的平原,突然出现了一抹猩红之潮,那红潮席卷而过,将一切都是横扫淹没。
同时有血腥之气,远远的涌来。
李武元的反应,顿时引起各方势力强者的注意,他们也是惊疑的腾空而起,下一刻,此起彼伏的骇然声,不断响起。
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“一条血河?!”
“似乎是在冲着我们而来!”
“......”
在那一道道惊骇的声音中,各方势力强者面色皆是变得极其难看起来,这一幕,显然是来者不善,不是好事!
李灵净神色倒是没有太大的波澜,因为随着那血河的接近,她已经开始感应到了那股熟悉的波动。
与此前所遇见的二号异种相同的气息。
“一号异种吗...果然来了。”
李灵净喃喃自语,低垂的星眸中,有冰寒与浓烈杀机浮现。
然后她转过头,看着那一座看似简陋,实则坚不可摧的草庐,眼神微微缓和了一些。
李洛在其中,应该是安全的。
既然如此,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。
而至于其他的人...李灵净眼神平静如幽潭的扫过在场的人,包括李天王一脉的众人。
便自求多福吧。

(https://www.mibaogexs.com/33_33501/66543403.html)


1秒记住笔趣阁网:www.mibaoge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mibaoge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