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万相之王 > 第六百八十六章 庞院长的后手

  紫烟袅袅,这片白玉石广场周围,无数道目光都是死死的盯过来。

  在这大夏,圣玄星学府庞千源之名,可谓是如山岳之重,引得无数敬畏。

  因为他是大夏唯一的一位王级强者。这般实力,莫说是在大夏,即便是放眼这东域神州上,那也必然是巅峰级别的强者,足以一言镇一国,也亏得庞千源还有着圣玄星学府院长的这一重身份,

  不然这大夏不知道会有多少势力依附于他,如此一来,大夏王庭恐怕早就名存实亡。这些年来,庞千源镇守暗窟深处,再未现身外界,这倒是让得他的威名稍微的有些减弱,一些底蕴不足的新兴势力或许有点记不起这个名字,但在场的这些

  都是大夏顶尖势力,他们自然明白,那位王级强者所带来的压迫。

  而如今,长公主祭出了一截紫香,说是能够招来那位庞院长,这可是真正的大杀器。如果那位院长真的现身于此,别看摄政王现在威风凛凛,占尽上风,可只要前者一言之下要支持小王上,恐怕摄政王麾下的那些各方势力,就得开始打起退

  堂鼓。

  毕竟,王级强者之威,那可是真正能够引得天地震颤的王者威势,远非摄政王这所谓的俗世之王可比。摄政王此时也是面沉如水,他盯着那燃烧的紫香,已是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出手将其灭掉,但最终理智还是将他阻止了下来,此时出手,就显得他心虚,不敢

  见到那位庞院长的出现。而且,如果他阻拦庞千源的现身,那么一旁一直静观其变的圣玄星学府,是否会借此插手?毕竟庞千源可是学府的院长,他试图阻拦其现身,岂非也是在针

  对学府?

  当然最重要的是,此举会恶了庞千源。

  虽说摄政王内心深处对庞千源可谓是充满杀机,但这份情绪,在计划未成之前,显然是不适合暴露出来的。所以最终摄政王还是忍耐了下来,因为从他这边得来的情报,此时的庞千源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脱身,不然的话,要出现,庞千源早就出现了,没必要拖到现

  在。

  这般想着,摄政王也就渐渐的平静下来。

  也罢,宫鸾羽将最后的手段拿了出来,只要接下来庞千源不现身,那么今日的局面也就再无人能够撼动了。

  ...

  暗窟深处。

  毁天灭地般的能量潮汐,以一种恐怖的姿态对着四面八方肆虐。古老的龙象在咆哮,推动着天地,试图将两个世界的裂痕恢复,但裂痕深处,那仿佛是世间最为邪恶的恶念黑河则是搅动起来,一朵朵黑莲随之升起,不断

  的飘出世界裂痕,与那古老龙象相撞。

  双方间的斗法,看似平静,却充满了毁灭性。

  那每一朵黑莲,每一次龙象的冲撞,这种力量如果落在了外界,那所造成的破坏力,简直是难以想象。庞千源眉头微皱的注视着这一幕,他的龙象奇阵,的确是被拖住了,而且相力树那边的变故,也是令得他有些担忧,没有了相力树源源不断的支持,即便他

  手握龙骨圣杯,却依旧没有取得碾压性的优势。

  他知道,这是鱼魑王在借助暗世界的力量进行抗衡。

  不过,世界裂痕的确是在缓慢的被推动,修复,只是这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  龙骨圣杯的存在,还是给鱼魑王带来了不小的压力。

  这般想着的时候,庞千源神色突然一动,这一刻,他有所感应。

  “今天已经是登基大典了吗?”

  “看来果然如我所料,出现了一些变故,宫轩,你那瞒天过海之计,最终还是出了岔子。”

  庞千源轻叹了一口气,他与大夏那位老王上算是旧识,当年他曾欠了对方一个人情,而对方在临终前,就用这个人情换取了一些东西,比如那一截紫香。

  这显然是希望庞千源能够护持宫轩那位小女儿上位。原本庞千源觉得这应该只是小事,虽说他有着圣玄星学府院长的身份,这个身份令得他需要保持中立,但其实对于一位王级强者而言,这些东西算不了太大

  的束缚。

  “倒是挑了一个好时候。”

  庞千源若有所思,此时的他,刚好是难以脱身之时,可紫香偏偏在这个时候被点燃。

  这个时机,还真是巧妙。而这就令得他不由得深思了一些,他如果没办法脱身,那最大的获利者,应该就是那位宫渊了...可暗窟深处的动静,宫渊又是如何知晓的?难道宫渊还能够

  掌控这里不成?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。ωωw.cascoo.net

  那么,是宫渊的身上,还有更大的隐秘?庞千源眼神掠过一抹冷色,他觉得,或许他的确是需要出去见一见那个宫渊了,此人城府极深,在他被暗窟拖住的这些年,也不知道究竟折腾出了一些什么

  事情来。

  “看来都以为我没办法出去,所以很是有恃无恐啊。”庞千源自语。

  哗啦!而就在此时,世界裂缝中,恶念黑河搅动,只见一道遮天蔽日,仿佛无穷大的黑色鱼尾拍了出来,那鱼尾拍下,竟是有黑色的烟雾滚滚而出,那黑色烟雾所

  过之处,天地间的一切都被消融了。

  庞千源屈指一点,只见得龙骨圣杯倾斜,其中仿佛是有暗金色的液体倾洒而下,化为一场金色的雨。

  金雨落下,将那诡异的黑雾尽数消除。

  “鱼魑王,你不想让我出去?”

  庞千源双目微眯,眼神深处却是掠过了阴沉的杀意:“原本还只是有些怀疑,但现在来看,宫渊竟然还真是与你们有些牵扯。”

  “嘻,庞千源,外界的事情就交给外界吧,你我在这里玩得不是很惬意的吗?”恶念黑河中,传出了空洞而诡异的笑声。

  庞千源摇摇头,道:“不好意思,你们这么不想我出去,我倒真是想出去看看。”

  “你出不去的!”鱼魑王道。

  “那可未必,你们有你们的谋划,我也有我的后手。”

  庞千源笑起来,他伸出手掌,只见得那龙骨圣杯中,又是有着一缕流光掠出,然后落在了他的掌心,那是一滴精血。

  “还剩下最后一滴...”

  他掌心有火焰升起,火焰包裹着精血流动起来,渐渐的在他的掌心化为了一道暗红色的符文。

  这暗红符文栩栩如生,仿佛是一个小人一般,若是仔细看的话,这小人模样竟与李洛还有几分相似。

  以这枚暗红精血符文为媒介,庞千源单手结印,同时勾动了那柄曾经陪伴他多年的佩刀。

  锵!

  有刀吟声,仿佛在这一刻于庞千源的心中响起。

  而也就是在这同一时刻。

  白玉看台上,李洛心头突然一震,他惊疑的看向了手腕上的空间球,其上有流光一闪。然后一柄斑驳的古朴直刀,便是不受控制的出现在了李洛的面前,同时发出了细微的震动。

  看\万相之王\就\记\住\域\名\\

  

(https://www.mibaogexs.com/33_33501/70029475.html)


1秒记住笔趣阁网:www.mibaoge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mibaoge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