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横推武道:从预知机缘开始 > 第201章 局势 成婚 阴魔天

神宗十九年,十一月。

    蛰伏近十年的乾都城,在血衣卫与平州对峙数月之后,突然转道突袭明月道,大败明月道折冲军。

    但在最后关头,一直稳坐青州的黄天大法师突然宣布,将于神宗二十一年,约战天魔教主石中玉。

    明孝臣本人,也被玉京山妙方真人刺杀,结果并未传出。

    徐广捏着手中信件,这是从幽州州首府那边送过来的,他身前,站着的也不是什么陌生人,而是公孙家的大公子,公孙望。

    “徐城主,明孝臣狼子野心,我等已经决定,明年三月发兵乾都,成立北方六州联军,家父想要知道您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看着公孙望面上的恭敬,徐广有些感慨,神宗十六年第一次见到公孙望的时候,其人对自己还多有不满,如今再见,态度分明立见,当真是有趣至极。

    人间变化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他是三日前回到源城的,幽辽两州,他的徐字旗,根本无人敢拦,毕竟,这两州之地,无论是绿林还是异化宗门,都早已被他的杀到胆寒,哪里有人会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而公孙望来此的目的,也让人颇为玩味,因为在他前脚刚到源城,后脚乾都便发出消息,之前朝廷便有意拜徐广为幽侯,但只是风声。

    这次,听说却是东宫从事,亲领太子六率来源城,拜徐广为幽侯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放出,当然让公孙家惊惧,毕竟徐广这一路的战绩,早已传回幽州。

    徐广随手将手中信件捏碎,化为灰尘,散落在一旁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我对此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公孙望面上一紧,“还望徐城主三思。”

    徐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却是陡然转移话题,“徐某成婚在即,这些琐事与徐某无关,请公孙公子转告公孙大人,若是来喝喜酒,下个月初三,若是别的事,恕徐某无暇招待。”

    公孙望低着脑袋,陷入沉默,此刻的他,显然没有了第一次见到徐广时的嚣张,甚至连一向对徐广很不服的狮王丛如海,这次根本都不敢过来,唯恐徐广发难。

    等到公孙望离开,程怜儿走进房间,让人往火炉中添了些炭。

    幽州苦寒之地,十一月,已经很冷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出去,闹得动静还真是不小。”程怜儿坐在他身旁,伸手握着他的手掌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徐广笑了笑,反手压下她的手掌,继而轻声道,“如今多事之秋,战儿已经九岁,人活一世,既有亲人,哪怕要离开,也总得给亲人留下东西。”

    程怜儿沉默了一下,轻声说道,“你看过小鹿姐姐了?”

    “昨日与战儿一起看过了,她精神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这段时间荡魔军变得愈发强大,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,跟我先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木楼之外,远处是一大片空地,空地上正有数百名武者,整齐列阵,一拳一脚,呼和有声。

    原本作为总教头的白书生,早已退位让贤,毕竟如今徐广麾下,虽因为锁毒等级不太够,尚未宗师强者,刘成不算,人家是来归隐的,之前在面对韩隋时,其人表现很不错,徐广也没有去打扰人家的念想。

    但宗师之下,三变高手不少,白书生这些年已经突破二变,但依旧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今的教头,是周同。

    如今荡魔军已经颇具威力,军阵在高手达到一定程度后虽然威力没有那般强横,但有高手当箭头,依旧恐怖。

    徐广与程怜儿走出木楼,走过广场,离开城主府。

    看着路上的百姓,百姓们张灯结彩,城主大婚的消息,在徐广回到源城后,徐春便让人放出话去。

    对于百姓们而言,源城如今的生活的确堪称幸福,强大的城主在幽州乃至整个大乾打下赫赫威名,在这里,就算是最凶残的盗匪,也得低下脑袋做人。

    很快,他与程怜儿便来到了源城中央的广场,不知何时,这里多了一尊雕塑。

    徐广看了一阵,发现雕塑面孔与他有些相似,顿时明白,旋即看向程怜儿,“你弄的?”

    程怜儿莞尔一笑,“我跟万姐姐一起弄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远处一群正在讨论什么的人注意到两人,忙纷纷面朝他。

    “城主来的正好,平城安家那边安文来信,安武回归了,在将安文重伤后,安武成为家主,不过其与咱们源城之间的交易并未取消,反而是延续了之前的一切,城主你觉得要不要处理一下?”宋涛沉声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安武被困藏锋谷数年,在半年前藏锋谷雷霆暴动时便走出,其人虽然回归,但一直都很低调,直到前几日重新成为安家家主。

    徐广看了一眼程怜儿,“嫣然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他与安武间的仇来源于万嫣然,但也算是在安家大闹一场,以他如今的境地,安家算不得什么,此事看万嫣然的想法,她若是不想安武活着…

    程怜儿像是想到什么一般,“这件事我倒是知道,上个月安武来过一次,去见了万姐姐,应该是想要了却你们间的仇恨,万姐姐说让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徐广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让鬼医和赵儁走一遭吧,破门灭家之仇连绵无穷,让安文处理掉与安武有关的所有人和物。”

    程怜儿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依旧还是那般小心,尽管安武三变的实力在此刻他眼中,宛如蝼蚁,但他依旧要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“好,属下待会便通知师傅与鬼医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城主,红莲寺守贞大师上个月突破宗师,想邀请您…”

    徐广听得有些头疼,他很烦处理这些事情,但这些宗师层面的东西,哪怕是程怜儿也不太好处理。

    “给红莲寺送张请柬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管了,这些琐事也别跟我说了,派人出去给幽州大小宗门,下个月我大婚,迎娶敬守斋斋主万嫣然与源城总管程怜儿。”

    徐广轻声说完,旋即默默转身,看向广场上自己的雕塑。

    “让人确定这些宗门,都修的什么道,拜的什么神…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,唯有程怜儿最清楚徐广这句话内里的含义。

    他要开始…踏山破门!

    开始的地方,是幽州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源城城主大婚,婚宴从源城城外六十里蔓延至源城城主府门口,极尽奢华。

    按照徐广的心思,借着这次大婚的名义,他要看清幽州势力归属。

    徐广坎坷而又波澜的前半生,如今终于迎来了一些安定的日子。

    大婚婚宴持续了三日。

    来的宾客很多,从州首公孙家,到幽州大小上百家宗门,乃至源城一些酒家都送来贺礼,甚至一些幽州之外的人,也送来了祝礼。

    辽州兵马大元帅石雄甚至亲至,与徐广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或许消息再早一些,时间再充沛一些,来的人会更多。

    成亲之后,徐广将事务彻底交给上官蓉打理,他原本想着让白书生处理的,却没想到,只是收复护卫姚卉的赠品,上官蓉在处理内政方面颇有心得。

    自己除去武道修行习武,便是陪伴在两个妻儿身边,再就是亲自特训徐战与王问,时不时的会去卫水水府中看一看季小鹿。

    季小鹿依旧如过去般温婉,不知是不是多年没有见面的关系,徐广总觉在水府中,季小鹿相貌变得威严了许多,穿着那金色的河神长袍,让徐广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回归源城,搜索器当然不会闲置,每日搜索幽州境内的机缘,源城底蕴每日都在增长,可惜其中对他有用的东西已经不多。

    倒是鬼医对此乐此不疲,解决掉安武后,其便整日跟着源城荡魔军外出,寻找徐广搜索到的各种玄窟,其与一样研究毒物的赵儁成为了好友,虽依旧未曾达到宗师境界,但两人加上万毒云蛇,研究出一种对宗师起作用的剧毒。

    在半年之后,好久以前便传出消息要来的东宫太子使者,终于到了,这也让幽州州首公孙白惊惧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与源城的合作很多,显然不想徐广成为朝廷的人。

    尽管是来给徐广封侯的,但徐广依旧选择闭门不见,乱世中的侯爷,只是个虚名罢了,关键是,他也很看不上如今乱糟糟的朝廷。

    太子从事詹佑很无语,坚持半个月后,在不断遭遇‘盗匪’,太子六率损失惨重的情况下,终于决定回返乾都。

    而他一决定要走,盗匪便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徐广对此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在此之后,万嫣然与程怜儿先后出现孕吐现象,诊断后,两人前后脚怀孕。

    徐广再次设宴,只不过没有成亲时轰动,不过源城之人却很开心。

    他如今麾下人不少,但谁都知道,他注定要前往玄世,尘世的根基,总得有人继承,徐广子嗣越多,他们便越开心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原本徐广是打算让程怜儿成为源山山神,坐镇山神府,另类长生,但程怜儿并不想这样,尤其是在其修为突破一变后,还是想通过修行跟上徐广的脚步,与他一起去玄世。

    徐广对此不置可否,也没有强求,毕竟他如今,已经有了护持家人的实力,程怜儿想要修行,那便让她修行便是。

    于是源山山神之位,只能让大姐徐春去继承,毕竟大姐年纪已经有些大了,早年也没有练武的底子,至今也不过锻骨境界,成为山神勉强算是长生之法。

    时间如流水般逝去,时光如梭,转眼间便又是半年。

    风声之中,再一次带着徐战去卫水看了季小鹿。

    被他整日放在眼前训练,徐战性子变得沉稳了许多,只是孩童时期沾染的跳脱性格,依旧时不时让徐广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依靠搜索器,徐广基本已经帮他彻底觉醒了斗战圣体的奠基,九窍已经开悟四窍,在上个月也正式开始练武,但不过修行一个多月,实力便达到了锻骨巅峰,哪怕是徐广,对此也颇为羡慕。

    正训斥着徐战,忽的听到了岸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徐城主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徐广早已察觉到岸边一直有人在注视自己,指挥幽豗靠在岸边,他有些诧异的看着岸边人。

    “林兄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那人面容俊美,皮肤如白玉,丰神俊朗带着贵气,好似世家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林修。

   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的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上次大婚,林修也没来,大舅哥季崇明也没来,义党中的紫月胖子到了,还敬了徐广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叫你林兄还是应该叫伱苏兄?”徐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故人重逢,与林修也勉强算是至交,让人喜悦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在源城的生活,是他这辈子最平静的一段时光,甚至就连身上总是若隐若现的煞气也被洗涤干净。

    在宗师境,他基本已经站在巅峰,境界上也勉强称得上一声绝顶宗师,七劫加身,形成一套完整循环,甚至给他一种在宗师境度五衰劫的念想。

    长时间统领源城与荡魔军,徐广举手投足间多了一丝沉重的压力,一举一动中,多了果断决绝与说一不二的气质。

    林修露出一抹苦笑,“徐兄果然知道了,我本名苏林修,原是冀州苏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广笑了笑,对此并不在意,“苏兄不必在意,好久不见,我那大舅哥人在何方,一起去饮一杯。”

    林修微微摇头,看了一眼身高已经达到一米七上下的徐战,“徐兄好意,心领了,这次来,也算是有事相求,前阵子你成婚,我与崇明一直在明月道,也是前几日才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徐广笑容微微收敛,看着林修许久,轻声道,“你们想让我去明月道?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听我妹妹说,源城有一种毒物,能够对宗师生出效果,我想求取一些…”

    林修似也觉得自己这个要求有些过分,旋即轻声道,“我听我妹妹说她将玉符交给了你,我手中有另一半,族中财宝我只要其中一朵梦璃青火火苗,别的都是徐兄你的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能够对宗师起效果的剧毒很少,且这种毒大多是敌我不分的,一旦释放,就犹如放出了妖魔。

    源城鬼医研究的镜花之毒,针对的是宗师意志,上次在泰州边境徐广抓到的那个龙宗宗师女人,便是实验对象。

    徐广沉默了一下,开口问道,“明月道如今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林修摇摇头,“有些烂了,血衣卫勾结湘州尸骨道,号称五百宗师尸魁,明月道、平州甚至白玉京成立联军,但依旧节节败退,未有一胜!

    你上次在平州之事,已经被人发现,尸骨道江不流放出话,要向五州借道,攻伐源城,你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?”

    “秘宝之事苏兄不必再提,镜花之毒我会让鬼医和赵儁配合你。”徐广颇为爽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抛开与林修的关系,自家大舅子季崇明如今是义党的半个统帅,这个忙,他肯定得帮。

    林修大喜,抱拳表达感谢。

    “不过徐兄,尸骨道来势汹汹,你还得小心为上,我听说如今天下出现一个名为无天教的势力,其组织神秘,但其中高手如云,也不知道其与尸骨道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徐广轻笑一声,“无妨,这些事徐某自己能处理。”

    带着林修来到鬼医与赵儁日常研究毒物的药房,要来大量毒物以及追踪用的药物,有亲自将林修送走。

    送走人后,徐广打发掉在他身边沉默寡言的徐战,返回城主府。

    程怜儿与万嫣然正坐在花园中,似在探讨育儿心得。

    见到徐广,程怜儿开口问道,“见过小鹿姐姐了?”

    “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林修带来的消息,徐广是没有放在心上的,幽州偏僻之地的好处在一处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中原如何混乱,一时半会也不会波及到源城,至于尸骨道借道攻伐源城之事,他只当个笑话。

    去年公孙望才说过六州成立联军,若是这般容易借道,三京两道十四州,早已重归朝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塞外。

    蛮族向来都是马背上生活的,草原并非无穷无尽,也并非水草丰茂的幸福之地,这里到处充斥着杀戮与劫掠。

    处处都是死亡。

    原族是草原上最强大的部落之一,此刻蛮王的帐篷中。

    身高超过三米、浑身上下充斥着道道蛮纹,若是细数,能够看清共有五道,此人正是原族的蛮王,此刻他面无表情,眼中一片冷然。

    “红莲寺守贞突破宗师,想要从这里攻入幽州太难了,苏格尔丹,上次你说找到了源山大变出现一个隐秘小道,探查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王,已经查明了,从那里走,的确能够翻越险峻的源山。”

    蛮王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草原是有尽头的,那是能够吞噬一切的阴魔天!

    不知中原生了什么变故,阴魔天每日都在变大,这已经影响到了草原所有的生态。

    “源山之后的城池,是叫源城吧?那边有没有人知道源城中都有哪些高手?”

    “勇士们已经去北磐部落询问了,听说几年前他们曾经去过那边。”

    蛮王愣了一下,北磐部落,只是一个中等部落而已,中等部落的最强者,一般都是三纹蛮勇,这样的实力,是怎么翻过源山的?

    他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(https://www.mibaogexs.com/59093_59093056/46792809.html)


1秒记住笔趣阁网:www.mibaoge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mibaogexs.com